心字成絮

“金粉秦淮畔,昭阳慕林岚。”

头像来自超好看的贺礼老师@三竹

挚爱林敬言。

cn林阳。叫阳阳就好啦。

全职双鬼轩策不逆不拆,原耽白月光天涯客温周。

勿忘初心。

【林方】诶,借个火

*恋爱之前。

*暑假开的头,然后一直卡着。今天终于想起来。所以,毫无逻辑,烂尾预警。只是满足自己想看林敬言抽烟的私心罢辽。





.01


        林敬言也记不太清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方锐的了。


        可能是打完指导赛对他九十度鞠躬俏皮地连说五次谢谢前辈的时候,或是活力满满从身后大步追过来拍他肩,眨着眼睛说睛想和他一起吃个晚饭的时候,又或是眉清目秀的少年在冬日暖阳里安静地品尝一根冰棒,末了还满足地咂咂嘴的时候。


        但林敬言清晰地记得,他意识到自己喜欢方锐的那个时刻。


.02


        第七赛季呼啸的最后一场比赛结束后,林敬言和队员打了个招呼后没有立即离开,走过一段安静无人的选手通道后来到场馆的后门,斜倚着墙,盯着面前的一大片空地,出神了。


        林敬言感觉心头上面有一层厚厚的阴翳,载满雨水的乌云沉重得仿佛随时都会压下来直直地砸向心口。


        直到感觉腿有点不适快站不住了,才堪堪缓过神来,思来想去觉得此时最适合抽一支烟,便颇具行动力地到最近的便利店里买了一包南京和一个廉价的打火机。


        在进入联盟前他其实没有抽烟的坏毛病的,直到有次和叶修见面,被人绘声绘色的安利禁不住好奇抽了一根,后来偶尔就会抽上那么一两根,原因无非是疲劳却要硬撑或战队成绩非常不理想,这个时候就抽一根来醒醒觉,解下闷。


        其实他第一根烟不是南京,南京是他后来自己去买烟一眼相中的,理由也许有些无聊,南京人么,来包南京吧。后来就慢慢成了习惯,觉得这个味道已经深入骨髓,其他烟抽起来肯定不自在。


        这次想抽烟,也不例外。六年了,他的状态终于在以粉丝都可察觉地速度下滑,更不可避免地影响了整个战队的状态和最终成绩。


        虽说没有大量媒体争先恐后地报道老将林敬言的衰退趋势,但总有那么一两家“独具慧眼”,自知大热角色快要让大众产生视觉和听觉疲劳,另辟蹊径地开专版来采访林敬言,叙述无比详尽,恨不得把林敬言从出道到现在的每一场比赛和如何从巅峰期一步步下跌都好好说道一番才罢休。当然也有粉丝开帖子猜测他会再坚持多久,和少数偏激的呼啸脑残粉大声指责林敬言拖累了战队。比赛成绩不理想,首当其冲的不就是一队之长么?林敬言不想反驳。


        但这个时候林敬言不想让任何乱七八槽的东西入侵他的脑海,他只想抽根烟。


        林敬言打开烟盒拿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娴熟地点上火,深深吸了一口,久违的熟悉的烟味瞬间溢满口腔,朝着肺部滚滚而去了。


        但他还没来得及吐出一个酷炫的烟圈,耳畔突然出现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诶,老林,借个火。”


        是清亮透澈的少年音。


        林敬言被这突如其来的人吓了一跳,堪堪咬住差点掉落的烟后用手指夹住拿下,迅速恢复成平静的神色,转身佯作生气地问:“哪里来的烟?”


        方锐手里正拿着一支烟,一如既往地笑嘻嘻地看着他:“偷的。”


        林敬言没问他怎么还在这儿,那方锐也从善如流地闭口不谈。


       林敬言被这随心所欲的回答真真实实地噎了一下,也想到他是从战队其他部门的人那里悄悄摸过来的,肯定还会拍拍那人肩眨着眼郑重其事地嘱咐他不准说出去。然后林敬言就笑了,怎么又不知不觉想了那么多。


        “偷了烟不偷个打火机?你这小偷当得也太不专业了吧方锐大大。”林敬言其实根本不恼,倒被方锐的撩闲搞得心里明亮了不少,还顺口嘲讽起他来。


        “这不是找你来了吗?林队长不会这点小小的要求都不愿意满足队员吧。”说完方锐睁着亮晶晶的眼睛,以真诚的目光发出请求,还真有点无辜的样子,像个向大人无声撒娇讨糖的孩子。


        林敬言偏偏对这样的方锐没折,心里暗啐了这个专挑他吃软不吃硬的毛病下手的浑小子,面上还是微弯着眉眼,伸手轻拍了他头以示下次不可以的警告,却温柔得让人产生有宠溺味道的错觉。


        但林敬言心生狐疑,这小孩会抽烟么?从没见过他抽倒是真的。问号在心里盘旋几下,出于考虑还是没直接问出口。


        这么自信的样子应该是会吧。林敬言勉强找到个理由。


        见状方锐知道队长是默许了,但也没有立即叼起烟,而是继续直愣愣地望着他,眼神里有种难以言明的期待。林敬言被他毫不避讳的目光盯得心里莫名发毛,不明所以地沉默了。


        这诡异的静寂保持了半晌后,林敬言突然觉得手上温度骤增,低头一看,烟就快要烧到头了。毕竟才吸了一口,到底有点可惜,林敬言趁着最后的时刻拿起烟放嘴里猛吸了最后一口。


        然后方锐就叼着烟凑上来了。


        再然后林敬言就愣了。


        一口气才吸了一半,猝不及防地被哽在喉中,呛得林敬言嗓子发痒。但他手脚却不敢动一丝一毫,僵硬得像个木头。


        方锐直接无视了林敬言上不了台面的反应,甚至腹诽他家队长竟然是这样的没见过世面,仿佛他自己身经百战似的。


         方锐力持镇定,将叼着的烟努力对准林敬言正苟延残喘的烟头,但上天捉弄他似的,两只烟硬是不能长时间地碰在一起,不断地一碰上就错开。方锐一时气绝,差点就摔烟走人大喊一声“这火不借了”。但理智立刻赶走冲动,费力地咬住烟,终于在第N次尝试后点上火了。


        虽然达到目的了但是方锐却乐呵不起来,迅速退后一步远离面前这个眼神微妙的人,转过身去。


        妈的,老子也第一次干这事儿!谁能告诉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方锐在内心如野兽般咆哮。


        而在林敬言眼里,方锐此刻就像是个撩完就跑完了还一言不发装深沉的明骚。没想到啊,原来你是这样的方锐。


        “咳……”林敬言首先打破尴尬的气氛,将烟头最后一点尊严碾压完了才扔进一旁的垃圾箱,然后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咳咳咳咳咳咳……”幸好方锐即时出声,但却是一阵连续不断的咳嗽。


      林敬言顿时深感不妙,两步向前在方锐面前站定,只见他弓着身子,一手拿着烟,一手奋力拍着胸脯试图缓解不适感,但貌似起不到作用。


        林敬言毫不犹豫抽走方锐手里虚虚夹着的罪魁祸首,用另手搭上对方的脊背,上下抚摸给人顺气,力道温柔,嘴上看似不留面子实则心疼又没法儿地说:


        “遭报应了吧?谁叫你没大没小还想抽烟……”还以这样的方式借火……


        当然后半句被林敬言不着痕迹地打回肚里。


        许久方锐才渐渐摆脱这要死要活的烟味,在心里失语地翻了个白眼,感叹自己太衰了,好歹以前也算抽过一次,怎么这次就……等等,他突然发现自己手里的烟不见了。


        “小朋友,林队长告诉你你什么叫真正的抽烟,好好看着。”


        闻言方锐下意识抬头,看见林敬言正有一下没一下地吞云吐雾,笑眯眯地望他。


        方锐顿时受到天大的打击,又像个打了霜的茄子蔫了,攥紧拳头愤愤不平。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老林手上这根烟好像跟他之前的不一样??


        卧槽!!!!这不是我的烟吗!!!


        脑回路拐了七七四十九个弯的方锐终于意识到不对劲在哪儿了,登时瞠目结舌指着林敬言“你你你”了半天没说出个名堂来。


        林敬言只是笑笑,沉默地将烟抽完。


        方锐看着夕阳的余晖给对面的人铺上一层淡淡的金芒,突然就呆愣了。


        方锐的思绪蓦地就飘了很远。林敬言就像是从遥远的星际跋涉而来,越过重重艰难的阻碍,带着温暖的柔光来到方锐身旁。从此方锐一刻不停地向他大步奔跑,但这最后明明只有一步远的距离,却像一道鸿沟,方锐迟疑着是否要越过,且暂时也没法越过。


        太远了,像林敬言来时的路那么长。


.03


        林敬言觉得好像有什么纯粹又含蓄的情愫在心中破土而出,冒出新芽,瞬间攀着心壁簌簌簌往上生长,迅速占领了这一方小小天地。


        这种情愫神乎其神地驱使他向前一步,再向前一步。


.04


       借火一事之后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改变,两人照旧训练复盘,但就是有那么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氛围笼罩着他们。


        方锐绝口不提这件事,他打心底觉得这事他人丢大了。本来想趁人不备来个意外的暧昧,不着痕迹地暗许芳心,再慢慢地更进一步,心里想想就觉得美滋滋。谁知道他妈最后是这种发展!


        这火借得太失败,不但没有使他心里那团跳跃的火苗烧得更旺,反而使它变得奄奄一息,甚至有随时吹灯拔蜡的势头。方锐第无数次在心里翻白眼。


        比赛完之后方锐看林敬言只身一人走了,就明白他会去抽烟解闷。他以前撞见过林敬言抽烟,但那时他自己本身也破事儿一堆,什么话都觉得说不出口,就仓皇逃走了。


        这次千算万算什么都算到了,就差那么一点,而且是至关重要的一点:他高估自己抽烟的天赋了。他叛逆期抽的那次烟根本就不能算作抽烟,顶多也只是吸第一口就给呛个半死,发誓再也不抽烟。结果几年后重蹈覆辙,还是自投罗网的那种。


        这个乌龙一下就弄得方锐将就要喷薄而出的芳心收敛了许多,甚至没胆子像以往一样主动要求和林敬言一起吃饭。一起吃饭就要独处,方锐一想到独处就瑟瑟发抖。


        而林敬言敏锐地感觉到了方锐的变化,暗自发笑。平时不是挺勇往直前的吗?怎么被这一点小事就弄得退缩了。


        复盘临近结束时方锐就坐立不安,眼神时不时就飘到正认真分析的林敬言身上,一不小心就沉沦在我家队长怎么这么好看的痴汉心理中,察觉后赶紧晃晃头将杂念甩出脑海。


         “我是为了等会儿立刻就跑不被逮住,才观察他的。”方锐这样告诉自己。


        “今天就到这里吧。”林敬言说。


        方锐神经紧绷,准备时机一到拔腿就跑。


        “方锐留一下。其他人快去吃饭吧。”林敬言拍拍手示意复盘结束。


         “啊?”方锐瞬间蔫了,双眼都没了神采,一张脸苦巴巴的,“队长我前几天的训练都有认真做的,而且还自己加训了……”


        林敬言打断了他自顾自的训练报告,关上灯就准备往外走:“走吧,吃饭去。”


        “……啊?!”


        等两人在餐桌面对面坐定,方锐还没从队长竟然留我只是为了逮我一起吃饭的不安和惊喜中缓过来。


         这几天要么是方锐到了饭点火速奔来食堂再火速吃完走人,要么是主动训练到食堂没饭吃只能在宿舍里将就吃泡面。所以基本没在食堂里见过林敬言,就更不会有独处的时间了。


        林敬言找他吃饭这放在平时没什么可稀奇的,可问题就是,这不算平时。所以现在这个情况……队长这是什么意思?方锐还是很懵。


        “怎么了?饭菜不好吃?”林敬言好意出声唤回方锐的心神。


        “啊没有没有没有,特别好吃特别合胃口。”方锐急忙摆摆手,末了还真诚地加上一句,“我们战队的食堂饭菜是真的很好吃。”


        林敬言点点头,意思是合胃口就行。


        饭吃的风平浪静,但方锐觉得有点……诡异。方锐一边吃一边抬头瞟对面的人,想,老林怎么吃的这么慢啊……


        “等等,别动。”林敬言忽然站起向方锐那儿倾身,神情专注。


        方锐下意识用小臂抵住林敬言伸来的手,却被后者不动声色地轻轻推开。


        也许是莫名的氛围所致,方锐觉得此时不宜说话,于是他从善如流地果断闭了嘴,只想看看林敬言到底搞什么幺蛾子。


        然而在此时色令智昏的林敬言眼里,方锐超出想象地乖巧,像眨巴眨巴眼睛等待主人喂食的小宠物。


        此时他们的距离有点危险意味,林敬言脑海中的画面突然就穿越回那个不可说的傍晚。


        凑过来借火的方锐,看起来胆大潇洒,其实林敬言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轻微颤抖,但他没说破这个事实。


        他自己都已经迷迷糊糊了,感觉像是飘在云端,正超脱尘俗。


        少年特别的清冽气息扑面而来,迅速占据他的鼻腔。有些急促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脸颊上,勾起些痒意,可能也勾起他耳后的淡粉色。晚风裹挟着初夏的燥热,撩得他心神更加迷醉。


        快要无法呼吸了。林敬言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老林?林队?林敬言?”方锐迟疑地出声。


        林敬言猛地回神,讪讪地说:“睫毛粘脸上了。”然后用指腹带着所谓的调皮的睫毛离开了方锐的脸颊。


        “哦。”方锐低头用筷子戳了戳碗里的饭,淡淡地应了声。


        林敬言瞄了他一眼,心下了然,揶揄道:“怎么?感觉你有点失望?”


        方锐在心里大方承认,是啊,心窝子里是有那么一点空落落的。


        “没有啊……”但至少嘴上不能认输,于是他声细如蚊地说。


        林敬言笑笑,继续细嚼慢咽地吃饭,在对面直勾勾火辣辣想催他速度点的眼神下也依旧面不改色,其实心里已经乐得花枝乱颤(误)了。


.05


        多年以后林敬言依旧觉得这两个场景历历在目,每次回想起嘴角都掩饰不了愉悦。


        “感谢你的努力让我知晓我的心意。奋力奔跑了这么久,现在就在原地歇一会吧。感觉无聊或许你可以尝试抽一支烟。别着急,我正快马加鞭返回我那遥远的星际,带上我的全部家当,跨越鸿沟,来到你的跟前。你不用移动丝毫,现在的我就在眼前,伸手可触,真真切切。”


某年更手写博主终终终终于更新啦…太感人了。
竟然错过了11.22天涯客24h1551,我有罪。
这是各位神仙太太产出的同人歌,快去听!!
而且我这么久没更竟然还涨fo了…等51fo的再搞个福利啥的吧(估计要很久以后了…

银临/洪尘《潜别离》


简单点,后期做得简单点。

“所谓无底深渊,下去,也是前程万里。”

                        ——木心《素履以往》

之前没看到上面有个小白点,用手机重发一遍,看会不会清晰一点…
今天也是不想写作业来摸鱼的林阳…排版杀我…

其实是想试试木木 @霜木染翠🙊 滴新笔刷,笔刷好看我写滴不好看呜呜呜…打扰了…

终于学会了我垂涎(?)了好久的发光技能…!!!

今天也做一只勤奋的林阳。

滚去写作业了…明天要去给朋友拍片帮忙啦。她今天出的李白哥哥,太好看辽…


背景来自 @大鱼鱼🐋 鱼鱼真滴太美丽了!!

@林下风眠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感不感动?!我抛下作业写你滴ID是不是对你特上心!

笔刷来自霜木劳斯 @霜木染翠🙊
背景来自 @不过灯花瘦o(´^`)o 劳斯。
都超级好看!

30岁啦。生日快乐啊张若昀。

平安喜乐,家庭美满。星途坦荡,花路相伴。

宋奇英11岁生日快乐呀。

现在的奇英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未来会很美好的。

草草赶出来的贺图,霸图真男儿就是要用黑白(。)
其实是想肝贺文的,但是真滴没时间了明天也没有了时间都得留给我滴白白净净的作业…

终于肝完啦!!!!除了某位烬同学,我真的…呜呜呜泪水哗哗滴流…我就不艾特你了…其实我觉得你也需要反省一下,为什么偏偏就只截掉你的了…

希望喜欢!

@青水自远去 (我不会说我一开始看成了并写成了青山…后来艾特的时候才发现错了,又重写的1551
@沉默寡言黄夫人 (这个可能更清晰一点!
@栗子·E (英文字母我实在写的太丑就没写望原谅1551
@礼安
@璇瑾
@轩辕忆墨
@经年星宿
@鑗纆繣

背景依旧来自美丽的鱼鱼劳斯!就不艾特啦怕打扰劳斯。

好滴这一波攒人品就结束辽,希望分班顺意开学考试也顺意。

接下来就要开始认真写作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