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字成絮

“金粉秦淮畔,昭阳慕林岚。”

头像来自超好看的贺礼老师@三竹

挚爱林敬言。

cn林阳。叫阳阳就好啦。

全职双鬼轩策不逆不拆,原耽白月光天涯客温周。

勿忘初心。

【虚空/轩策】我们仍未知道那天副队穿的是谁的队服–下

–李轩x吴羽策
–竟然有后续想不到吧…其实本来是没有的,但这个就当揭秘啦
–上篇指路→点我






.01

        李轩听见吴羽策的呼喊连忙冲出来,屁股后跟着一帮没心没肺的队友。

        众人手忙脚乱扶起一脑袋撞墙上的杨昊轩后,李轩略有焦虑地问:“昊轩?有没有撞傻什么的?”

        杨昊轩晕晕乎乎地答:“……队长?”

        “完了,看来是傻了。队长都认不得了。”唐礼升一脸绝望。

        杨昊轩不理他们,继而一直盯着吴羽策看,目光专注而深邃。

        吴羽策莫名地哆嗦了一下,他侧过身子拍拍李轩,“咳咳,杨昊轩没事就好。队长我们……”

        “噢对!正好你们也要回宿舍吧,我们一起?”李轩连忙接下话茬。

        杨昊轩:我tm哪里像没事了?!

        “是啊一起一起。”众人附和着,驾起魂不守舍的杨昊轩不容置疑地跟着正副队长同流合污。

        回宿舍是一定会经过训练室的。走在后头的,嗯……我们暂且称他们为副队的队服解密小组,解密小组不约而同地放慢了脚步,伸长了脖子透过门缝望向里面,这求知若渴的精神真是难得。

        然而他们亲爱的李队长只是上前锁上了门,又和吴副队停都不带停一下地脚下生风,徒留解密小组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李轩步速极快,他的宿舍又是最近的一个,于是三步并作两步就推门进了宿舍,五秒后又闪身而出关上了门。

        他拿了一件队服搭在胳膊上。

        除了李轩的其他人又眼睁睁呆愣愣地看着李轩把队服递给吴羽策,然后吴羽策面不改色两秒就穿上了队服。

        除了李轩的其他人:谁能告诉我这又tm是谁的衣服?!

        贾世明偏头低声说:“这回总该是队长的了吧。”

        李迅专心致志地盯着吴羽策身上的衣服研究了一番,摇摇头,“这衣服这么齐整,总感觉像副队的。”

        盖才捷:“……???”

        “那个……你们快去休息吧。”吴羽策看着这一帮鬼鬼祟祟不知道在密谋什么的,低声提醒,然后不顾队员们诧异的眼光钻进了隔壁李轩的宿舍。

        李轩伸手挠了挠短刺的头发,憨笑着解释道:“副队说有个问题需要和我讨论一下,不解决他睡不着午觉。”

        众队员:哦。你们可真是勤奋好学啊。





.02

        下午的训练一切正常,吴羽策依旧穿着那件齐整的队服,貌似没有异样。

        然而那件被遗忘在吴羽策座椅上的领子微翘的队服,就这么在那儿躺了快一天了。不过倒不是很寂寞,因为时不时就有人偷偷摸摸地向它抛来一个深情(?)的眼神。

        转眼又临近饭点了,这次正副队长倒是察觉到到点了,或者说没什么事可讨论了更为准确。

        “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李轩扫视了一圈训练室,语气平淡,殊不知他抛出了一个连环炸弹。

        “有!”李轩话音刚落,李迅就从椅子上蹦起来举手大喊,神情急切。

        李迅果然是好学好问的好孩子啊,李轩心里啧啧赞叹。“什么问题?”

        “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得不到答案可能全队人今晚上都睡不着觉了。”李迅一本正经地说道。

        解密小组:迅哥干得漂亮。

        “噢你说说看?”吴羽策也明显起了兴趣,挑眉问道。

        李迅和左右同甘共苦的队友们交换了一个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眼神,深呼吸一次后面无表情声线平静地说:“请问,副队今天到底穿的谁的衣服?”

        老子终于问出来了!!李迅表面波澜不惊实际上心里瞬间开始狂欢,手舞足蹈用意念跳了一支欢快的芭蕾。

        “呃……”

        李轩和吴羽策都沉默了。解密小组也沉默了。





.03

        这件事说来话长。在很久很久以前……打住打住。我们是正经讲故事的人。

        昨晚上李轩日常秉着和副队时刻交流感情促进队内团结的理念,顺理成章大言不惭地踏进了吴羽策的宿舍。

        然后就看到了吴羽策在洗衣服。

        李轩脸色立马就变了,冲上去抓住了吴羽策罪恶的手,神情恳切真诚,“阿策,今晚有雨啊……”

        而冷漠的吴副队毫不领情,用沾满泡泡的手扒开李轩的,继续搓洗衣服。

        “我知道啊,只是天气预报什么时候准过。”

        好像有点道理。没错,李轩就这么信服了。

        于是李轩就站在一边无神地看吴羽策认认真真一丝不苟地洗完衣服,又看他准备拿衣架。

        好巧不巧,吴羽策翻遍了宿舍里的各个角落,就连床底下的旮旯角也趴着用手电筒照清楚了,也没看见平时晾衣服的衣架的半个尊容。

        李轩的眼睛开始有神了,闪着精光。

        “阿策你把衣服放我那儿晾吧。”

        吴羽策现在想说不都不行,只好应了,但总觉得有哪里不妥。

        时隔很久后,吴羽策在又一次洗衣服的时候灵光一闪,一拍脑瓜子:为什么不能让李轩把他衣架拿过来,我在我自己宿舍晾???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你说为什么不能把衣柜里的衣架拿出来用?吴羽策表示这不ok。他习惯把当季的衣服都整齐地挂起来,而不是整齐地叠起来。

        当李轩美滋滋拿着吴羽策的衣服回自己宿舍晾晒时,惊讶地发现,吴羽策竟然把两件队服都给洗了……





.04

        那是一个平凡的夜晚。

        只是李轩和吴羽策听了一夜淅淅沥沥的雨声,而已。

        这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05

        这确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第二天一早李轩拿着自己的另一件队服迈着欢快的步伐敲响了隔壁宿舍的门。

        在对上吴羽策一脸我有起床气别惹我的表情后,李轩依旧笑嘻嘻,供出手中的宝贝。

        吴羽策没吭声,皱着眉注视了李轩一会儿,然后凌厉地拿过队服就往身上穿。

        李轩:感谢诚实守信的雨和神秘失踪的衣架帮自己的这个大忙。





.06

        李轩是多么和蔼慈祥的一个队长啊,特别宠队员。于是他稍显啰嗦地将这个曲折的过程陈述给面前一帮勤学好问的队员们听,队员们硬是听出了一股子炫耀的意味。

        吴羽策在一旁左耳进右耳出,并给连同李轩在内的其他人一人剐了一记锋利的眼刀,然而对于此时的他们来说,有讲得正欢的队长护体,这眼刀杀伤力为零。再不济,首当其冲的还是队长嘛。

        “没问题了吧?”李轩最后一个字刚落,吴羽策就冷声说道。

        唐礼升问:“有!请问后来队长从自己宿舍拿出来的队服是谁的!”

        李轩答:“你们副队的,晾了一上午,干了。”

        李迅问:“请问副队上午为什么把你的衣服落在了训练室?”

        李轩答:“他当时觉得有点热,就脱了,然后就忘了,我也忘了。”

        杨昊轩问:“请问队长您队服标签上为什么有副队的名字?而且字一点也不像您的……”

        李轩答:“那个啊……无可奉告。”

        杨昊轩:还无可奉告呢,该死的害我头上都撞了个大包。

        盖才捷问:“请问队长,您每晚去副队宿舍交流感情,又没有我们,怎么能促进整个团队的团结呢?”

        李轩答:“这个啊,是因为……等等???小盖你怎么也??”

        ……众人沉默。

        李轩懵:“不对,怎么扯到这个问题上了??”

        吴羽策适时地拍了拍桌子,手虚握拳放在嘴边轻咳了几声,“你们这是开记者发布会呢啊?”

        “走我们去吃饭,听说今晚有老鸭汤啊。”

        “小盖你没事吧?被什么妖魔鬼怪附体了?”

        “杨昊轩你别忘了这顿饭你得请我!!”

        解密小组纷纷识相地离开椅子簇拥着勾肩搭背离开了训练室。





.07

        吴羽策终于想起来那件在椅子上躺尸的李轩的外套,长臂一捞就捞到跟前,果断地翻到标签,然后李轩就觉得吴羽策周围的温度瞬间降了好几度。

        “李轩,解释一下?”

        “那个啥……我说梦游的时候写的,你信吗?”

        “……算了,吃饭去吧。等会儿没饭吃了。”

        “好,走咯!”





.08

        李轩才不会说出这件事。

        他有天心情不好,脑子里全是俱乐部方面漠然的话语和吴羽策那冷峻的表情,就把脸埋在衣服里将自己隐没一片黑暗中,暂时逃避那个纷繁复杂的尘俗世界,即使是自欺欺人,他也愿意在白日梦里想一想有冠军有吴羽策的美好虚空和未来。

        大口深呼吸数次后将心里面的酸意和阵痛统统打回去,抬头便发现标签这个可以写字的地方,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笔就准备往上面写“吴羽策”三个字。

        亏他在这种时候还能想到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真是感人肺腑。要不换一种字体吧,他想。可他除了自己平时龙飞凤舞的李轩体外,也不会什么其他的了。既然这样,那就一笔一划地写,既能不让人看出是他写的,也算是认认真真写他家阿策的名字了。想想以后都能把阿策随时带在身边,他嘴角不自觉就勾起了一个久违的弧度,心里美滋滋的,噼里啪啦放起了绚丽的烟花。

        至于为什么和杨昊轩的字撞起来了,李轩本人表示他也很无辜,纯属巧合啊这是。昊轩,这次算队长对不起你了,下次还敢。





.09

        “吴羽策啊,吴羽策。”

        吴羽策,真好听啊。

        李轩喃喃自语道。

        吴羽策会有的,冠军也会有的。








——————————————
–没想到这个小破段子竟然总共写了有5300左右的字数…结尾升华主旨失败1/1
–可能下一个破段子是写副队的衣架去哪儿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当然是不可能的说说而已说说而已…相信我,绝对不是轩哥故意拿走的,真的是策爷自己忘了放在哪儿了…
–承蒙厚爱。虽然不会说求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但是每一个热度和评论我都会开心上很长时间,每一个出现在我消息里的宝贝我都会点进主页看的,如果一见钟情(。)我也会给你关注滴!
–文笔不佳,脑洞也不有趣。沙雕段子也好,正经文也好,会一直写下去的,为爱发电为爱产粮,可能周更也可能月更,也可能年更哈哈哈哈哈哈…
–另外我还是一个手写lo主,不,应该说我本来是一个手写lo主,不知道怎么在沙雕文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有的时候还会追追星啥的。所以关注我的时候需要慎重一点…
–真的是作业一堆没写完冒着生命危险码字我自己都感动了…好了都说了这么多了。
–我爱轩策我爱虚空!

【虚空/轩策】我们仍未知道那天副队穿的是谁的队服–上

–李轩x吴羽策    轩策的戏份都不多,但是是实打实的轩策啦
–我已经在沙雕题目上越走越远了哈哈哈接下来就是沙雕文风了
–因为虚空很多人都没有详细信息,所以私设巨多。超重要的一个私设:每个人都有两套队服
–下篇指路→点我







.01

         “诶,你有没有觉得副队今天好像有点不一样。”

        临近饭点,大家都已训练完毕,虽然一颗饥渴难耐的心已经飞到食堂,但人队长和副队都还在敬业地讨论着什么,众人只好规规矩矩地端正坐着。

        李迅耳听八方眼观六路,得出正副队看不到他这个方向的结论后,身子微倾但目不斜视,告诉了杨昊轩这个他发现的秘密。

        “……哪里不一样?”杨昊轩飞快转头瞥了眼不远处低声说话的正副队,压低声音问。

        李迅得到他的问句,异常兴奋,知道自己的主场就要来了:“你仔细看,队服外套的领口有些翘。”

        “……”

        杨昊轩面无表情地掀了下眼皮。

        “诶呀,你别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这可是大事啊!”李迅一瞧对方像看沙雕一样的表情,急了,连忙说出自己的无可挑剔的推断,“平时副队的衣服穿在身上那叫一个平平整整清清爽爽,没一处地方有褶皱,污点就更没有了。但是,今天,他的领口竟然不平!”

        李迅说着说着情绪越来越高亢,杨昊轩连忙伸手捂住他的嘴,脸依旧朝着电脑,身子岿然不动。

        李迅适时地闭了嘴,扒开杨昊轩的手,转头瞄了眼,发现正副队没有察觉这里的动静,长舒了一口气。

        “名侦探李迅,请你说话声音小一点。”

        “咳咳,好的。”李迅挠了挠头,继续他的推理,“所以你说这是为什么呢?我觉得这其中一定暗藏玄机。”

        杨昊轩有些不祥的预感。

        “你说他昨晚是不是被外星人绑架了,然后敲坏了脑袋?或者这其实并不是我们真正的副队,这是一个替身,真正的副队被上天选中去完成他重大的使命了!”

        “你觉得……副队是天选之人?”

        “唔……可以这么说吧。反正他有不凡的身份。”

        “我看他只是穿的别人的衣服吧。”杨昊轩终于一语道破天机,面容淡然而慈祥。

        “……???”






.02

        于是在午饭这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全队人都知道了副队今天穿的别人的队服。

        一桌子人注视着正副队长远去的背影,乐呵得不得了。

        “可是……他到底穿的是谁的衣服呢?”这终于出来了一个明白人,盖才捷咽下嘴里的饭,小声地问道。

        唐礼升看着旁边的李迅正和一块排骨较着劲,估计没空回答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就替他回答了,但也没有抢他的功劳:“你迅哥经过严密的推断,认为这件衣服,是队长的。”

        李迅在百忙之中还抽出空儿猛地点了几下头。

        “什么推断?”一直旁听的贾世明突然凑过脑袋问了一句。

        “傻呀,你看看队里大家的体型,这不一目了然嘛。我们的衣服副队能穿得像这样刚刚好吗?”李迅终于不辱使命,打败了这块垂死挣扎的排骨,鄙夷地说。

        “……确实噢。”盖才捷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表示长知识了。

        “不对,所以这又能说明什么呢?”贾世明脑子先转过弯,不解道。

        “这……是不是说明,队长和副队关系不一般。”盖才捷举一反三。

        “聪明!”李迅打了个响指。

        “等会儿,又有新消息了。”唐礼升划拉着手机屏幕,神秘兮兮地对众人说道。

        八卦小天王李迅最为积极:“什么什么?是不是有实锤了?”

        “不是,那件衣服的标签上写了吴羽策三个字。”唐礼升举起手机展示给他们看,是正在第一线的杨昊轩同志传来的实时消息。






.03

        且说杨昊轩点完菜刚准备刷卡时发现自己身上的饭卡不见了,在唐礼升的白眼中让他先奶他一口请他吃顿饭,然后火速吃完回训练室寻找他的饭卡。

        再然后就开始了他的奇遇……呸,惊天动地的发现之旅。

        他在桌子底下拱来拱去终于找到自己调皮的饭卡后,起身准备出门。

        等会儿,这件放在副队位置上的衣服是不是他今天穿的那件?杨昊轩一个激灵,停住了脚步。他环视了整个训练室,和头顶上的摄像头,准备不动声色淡定自如地经过这件分量超重的队服,其实已经以自己5.1的视力和极佳的观察力记忆力将它的全貌记在了脑海里,抹都抹不掉。

        然后他就镇定自若地,同手同脚地,走到了这件衣服面前。

        ……???这标签上写的啥??是不是写的吴羽策这仨字??杨昊轩懵了。

        不行,得赶紧报告给组织。即使在这样关键又令人激动的情况下,杨昊轩同志依旧不忘训练室的规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训练室,拿出手机给第一联系人的唐礼升发消息。

        不一会儿他就收到了组织上下达的命令:“快,以你优秀的分析能力去分析一下那个字迹。”

        于是杨昊轩又收起手机,稳步踏进训练室,再次假装经过的样子,瞄了一眼。

        这字……方方正正工工整整一笔一划写得清清楚楚,标准的小学生字体。杨昊轩在脑中飞快地过了一遍大家的字迹,然后一阵寒意顺着脊梁骨攀缘而上。

        分析个虚空鬼啊!!这他妈最像我的字啊!!!杨昊轩在内心如野兽般咆哮。






.04

        说回食堂里的正屏住呼吸等待讯息的众人,在收到杨昊轩饱含血泪的回复后,纷纷如被雷劈一般表情愕然。

        “想不到……昊轩哥竟然这样深藏不漏啊。”盖才捷第一个缓过神儿来,幽幽地说,“这越来越错综复杂了啊……”

        “为什么呢?难道是昊轩梦游的时候在不知道谁的衣服上写了副队的名字,然后这件衣服被副队穿了……?”

        “李迅?迅哥?你没事吧?”唐礼升看着眼神空洞的李迅,不由有些担忧。

        “我的分析,竟然错了……?不可能啊……”李迅喃喃道。唐礼升感觉他都要灵魂出窍飞去天外了。

        “诶呀这只是像昊轩的字而已嘛,综合各个方面来看,这肯定不是他的衣服。”贾世明摆摆手。

        唐礼升也附和:“是啊,所以还是队长的衣服这一推论最有可能了。”

        “我的衣服?我的衣服怎么了?”

        众人身后幽幽飘来一个问句。

        “……!!”

        “队长好!!什么你的衣服?你的衣服没怎么啊哈哈……”一群小崽子齐刷刷笑得无辜极了。

        “噢,没怎么就好……你们吃完就赶紧回去休息吧啊,下午的训练别迟到了。”

        李轩给瑟瑟发抖的他们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

        “队长?你说给我拿的衣服呢?”

        一道极像他们亲爱的副队的声音从食堂门口传来,引得心虚的他们腿又软了几分。

        “来了!”李轩回头应了一声,冲面前站成一排的小子们慈祥和蔼地摆摆手,转身哼着不成调的歌儿悠哉悠哉地走了。

        你说巧不巧,就在这时候一路浑浑噩噩从训练室飘过来的杨昊轩在食堂门口碰到了没穿队服外套的副队。

        “嗯?杨昊轩你没事吧?”

        “李轩你快来!!杨昊轩晕倒了!!”






————————————
–立下生贺24小时嗯flag之后我的债突然就变得超多了…然而我依旧在写这种沙雕文哈哈哈
–虚空的大家真的都很好,我真的很喜欢他们呜呜呜
–有没有人来猜一下策爷到底穿的是谁的衣服…其实很简单…

【双鬼/轩策】震惊!李轩竟对吴羽策的头发干出了这样的事!

-李轩x吴羽策
-短打,小甜饼
-又是沙雕题目哈哈哈哈




        昨晚李迅带着一群小崽子吵嚷着休息日队长请客吃宵夜,李轩听了撇撇嘴。心想,这又没什么值得庆祝的好事,纯粹无理取闹嘛,但又能奈他们何呢?还能甩手走人不管了?光是看着一个个苦巴巴的小脸就有些于心不忍,算了,纵容他们一次。

        唉李队长就是有心软这么个毛病。

        一群人咋咋呼呼地准备出门,李轩问吴羽策要不要一起去吃宵夜,被他以有些杂七杂八的事还没忙完为由给拒绝了。李轩心里先是闪过一丝不快,而后安慰自己没事,司空见惯了,于是挥挥手,“那你忙完早点休息,我可能回来的晚一些。”

        宵夜嘛,就是找个小饭馆点几个菜听小朋友们嘴里跑火车,有一下没一下地夹点菜吃。但还真别说,正在长身体的男孩儿们战斗力真是强,餐桌上杯盘狼藉饭菜都消灭得差不多了。李轩庆幸提前多点了点小食,要不然都没得给自家副队带回去的。

        回来后走廊上灯光昏昏沉沉,黑夜向没有尽头的远处延伸。李轩路过训练室,一看门已锁,于是提着饭盒轻手轻脚去往宿舍方向。

        吴羽策宿舍门没有关严实,暖光从窄细门缝拥挤而出,又柔和地渐渐隐匿在漆黑中。就像他,在不见天日的深暗里硬生生开拓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光明来,不可阻挡地坚韧,却又影影绰绰显露着含蓄的柔情。

        李轩悠悠叹了一口气,轻推开门,不由一怔。入眼的是吴羽策趴伏在写字桌上,侧头搁在交叠的双臂上。

        回过神来李轩脚步极轻极慢地走近,定在吴羽策身旁,认认真真地注视他。或许说,欣赏,更为准确吧。

        李轩感叹,他真是好看得紧啊。就连睡颜也教人只看一眼便心神荡漾。但大概是睡得不安稳,长睫如碟翼般轻颤,眉头微蹙。李轩差点忘记呼吸。

        看着看着心神就有些飘忽,李轩察觉后连忙告诉自己要坚定不能这时候对人上下其手,但依旧被驱使般不自觉伸手搭上他毛茸茸的头发轻揉。他头发天生微卷,栗色徒增几分媚意。而且发质很好摸着非常舒服,李轩心满意足地想。

        想想这染发还是李轩左一个阿策队员们右一个副队才哄得吴羽策去染的,染完回来吴羽策照着镜子拨弄着大变的头发,别扭地说没什么区别啊。队员们急了,生怕他又立刻染回去,一个接一个地驳回他的质疑,铆足劲儿夸他,只恨自己没好好学语文词汇量不足。噢对,后来李轩偷拍他的一张侧颜发到微博上,评论全是清一色的策爷帅炸天际。他这才迷迷糊糊地点头算是接受了自己更好看了的改变,当然也忘了李轩偷拍这件事儿。

        李轩:真他妈爽。下次还敢。

        好吧其实李轩手机相册里几乎全是吴羽策的照片。大部分偷拍,一部分他拍,零零散散几张被逼迫的自拍。

        说回来,这时候李轩心里长叹,这一刻真是岁月静好啊。

        如果没有吴羽策一句冷冰冰的“李轩你干嘛呢”的话。

        去他妈的岁月静好。

        吴羽策眨了眨惺忪的睡眼,略微不满地伸手顺顺被李轩揉乱的头发,同时剐来几记眼刀。

        那些小崽子们可怕吴羽策这个锋利的眼神了,训练时开小差碰到队长倒是没什么,挨几句骂就好了。要是你这几天没拜锦鲤一不小心栽在副队手里,那你玩完了。其实也就是以杀伤力极大的眼刀剐你几下,厉声训斥几句。但就莫名教人不寒而栗。

        但李轩就不怕。阿策那就表面上看着吓人,实际上没什么威力,说不定他心里没半点生气的意思。所以李轩露出一个无辜的微笑,一点儿也不怂,在就此收手之前手上还稍稍加力又揉了一把。被吴羽策一巴掌拍掉才作罢。

        李轩瞄了眼桌上文件,心下了然。都是些鸡零狗碎的战队琐事,不过也没办法,这些就需要副队长过目,哪个战队都不例外。

        李轩没吭声,简单把文件收拾放在一边,递去饭盒,“给你带回来的。你爱吃的那家。”

         吴羽策也没多话说声谢谢打开饭盒开始细嚼慢咽,目不斜视。

        李轩本想和吴羽策随便唠唠嗑扯扯淡,见对方正安安静静地做个美男子,顿时失语,认命地叹气,心里省略号刷屏一番后,忍住了想怒摔文件的冲动,百无聊赖地拿起一旁的文件开始一目十行。

        唉,想跟阿策一起出去浪一下还有那些破文件碍事,太憋屈了。





————————————
-呜呜呜太感人了第一次打上了双鬼的tag!!!!最近大概还真是有点高产,然后作业基本没动,跪了。
-双鬼比较容易ooc,努力不occ。
-我爱李轩吴羽策!!